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

 找回密码
 注册

【非首发】『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同人』《见谒》作者:狡娈【2023年2月23日更新至第44楼】(同人 古风 儿助攻爹妈)

楼主: 贫道玄辰

[古风武侠] 【非首发】『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同人』《见谒》作者:狡娈【2023年2月23日更新至第44楼】(同人 古风 儿助攻爹妈)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1-24 13:16:0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清池里氤氲飘渺,偶然撩起的一缕水花,也很快落回池中,再也无法寻觅。隔着迷雾,墨燃顺着漂浮的衣袂,偷偷往师尊那边看去。
  楚晚宁的长发将将束起一个马尾,有几缕不听话的顺着脸侧脖颈蜿蜒于肩上,白色的浴袍有些宽大,露出漂亮的锁骨和半片被熏染得格外水嫩的肌肤。
  墨燃瞧过去的目光与水面交界,正好落在半隐半现的粉润之间,水下的景色隐隐约约,哪怕新绽的棠花都万万不及的撩动人心。
  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热切,下意识屏息,顺着光滑的颈侧,轻抿的唇瓣,挺直的鼻梁……对上了一双看过来的眼睛。
  长眉入鬓,冷峻无双。
  猝不及防呛了一口水,墨燃咳的惊天动地。
  只是瞧了一眼就如此动静,楚晚宁莫名觉得心虚,想着平日里待几个徒弟的亲近,过去长指落在少年有些单薄的肌肉上,颤着手替他拍背。
  “可好些了?”
  偷偷窥视的面容近在眼前,墨燃咳嗽的动作一滞,旋即佯装平静的笑道:“没……咳咳,没事了师尊。”背上拍抚的温热触感柔和自然,极其顺手,显见的是经常在某人身上练习才会这么熟练,他垂下头,却也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呐呐:“我又不是小孩子。”
  “是呵,你们都已经长大了。”楚晚宁慢慢停下来,不知是不是错觉,竟教人觉得温柔极了,唇边的笑意姣姣似月,明华出尘,好看得仿佛画中人。“既然认为自己长大了,就多小心着些,莫教他人担心。”
  嗅着师尊身上香片的味道,墨燃的脑子也昏昏沉沉,他的脚下不稳,几乎半倚在了楚晚宁的怀里,肌肤相贴,滑腻温热,酥酥麻麻的感觉从相触的地方痒进了心里:“师尊也会担心我?是因为我是你的徒弟么?”
  楚晚宁的脸上闪过错愕,被他一时的委屈软语搅得心思不稳,丝毫没有发觉某个狗崽子伸出爪子揽上了他的腰……或许发现了,却不以为意。
  “自然会担心呵,因为你是我的徒弟,更因为,你是墨燃。”尾音极轻,恰似凌霄而来的风,穿过小桥流水,湿漉漉的晨林。
  墨燃不知不觉的将他抱紧,然后更紧一些,不着一缕的紧贴着,像是有一个晦暗的声音在心底说:抓住了,就是他的。
  昏沉的烛光映着水中的倒影,隽永流觞,仿佛有什么倾尽了一池酒水,伴着红尘绮梦,共染了浮昏夜影,一场大醉。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2 740*0.03=22

总评分: 金币 + 22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1-29 00:00: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师昧就因为身体不适有些低烧头晕,楚晚宁催动疗愈之术,丝毫没有效果,师昧说怕是有些水土不服,他主修治疗,不日便会好起来,只可惜……去不了旭映峰了,不如就在这里等着。
  “身体要紧。”楚晚宁点点头。
  薛蒙连道可惜,墨燃安慰他若是得了神武就拿来给他瞧瞧,才让病弱美人的脸上多了些欢喜。
  这时楚暮焰开口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留下来照顾明净师兄吧。”孩童的脸还是稚气的圆润,说出的话却是温柔、不容反驳:“旭映峰颇为冷寒,我太小了怕是撑不了太久,总不能变成师尊的累赘,金成池等我长大了再去也行的。”
  听起来有几分道理,让人几乎忘记了是他自己非要来的,楚晚宁似笑非笑的戳了戳他的头,又仔细叮嘱了墨燃他们一遍。
  旭映峰的峰顶终年积雪,就连身体强健的修士都抵挡不住,需得好好保暖才是。原本想来了山下再买些御寒的衣物,却是小徒弟突发奇想,寻了些不错的材料做了几件斗篷,火兽的皮子滚边,绣线是一种熔岩蜘蛛吐出来的丝,楚晚宁动手封了几个保暖和驱灵退邪的阵法在上面,若隐若现的晚夜海棠,还挺好看。
  一水的素色云白,上面仿佛写满了“爱穿不穿”,但毕竟是师尊和小师弟送的,墨燃几个还挺喜欢,只有楚暮焰知道,五件斗篷的海棠纹中,唯独师尊和墨师兄的是并蒂双花,密密匝匝的盛放在枝桠上。
  专注凝阵的楚师非常好看,笑容清浅暖薄,像月光流淌在清冷的湖面上,只一眼就会让人自惭形秽,而把这一幕尽收眼底的,就只有楚暮焰一个人。
  “师尊要是能把自己的用心说出来就好了,一定会让许多人喜欢的。”
  熏炉里的梅棠香细烟袅袅,又很快散开。楚晚宁放下一件斗篷,掸了掸上面的软毛,细语轻言:“我总是这样,很无趣对不对。”
  楚暮焰摇摇头,往日的碎发有些长了,随着他的动作跃起,落下,脸上是清澈的笑意:“不对,这世上的人,每个都像是戴着面具活着,谁也不知道那面具下面有什么,我的师尊那么好,从一开始就用真实面对世人,光明磊落锄强扶弱,温柔又好看,一想到这么好的人是我的师尊,就好开心呵。”
  他的感情向来直白而热烈,破壳的雏鸟般啾啾不停,满心的孺慕爱重,楚晚宁听得多了,也就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头脑轰鸣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但每听一次,心都会跟着柔软一分:“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明明是这样温柔的人,却时常让人觉得淡泊孤高,冷月霜华一般遥不可及的虚无缥缈,哪怕想要什么,也小心翼翼的极力克制,不敢自作多情。
  “不可得,求不得,有时也会生出些许怨憎,出口伤人,冷傲疏离的惹人厌烦,你瞧,这样的我又怎么会讨人喜欢。”
  有时候做梦,会梦到那个嬉笑的少年,撒娇的扯着他的衣袖,声声喊着“仙君仙君,你理理我好不好”,梦里的楚晚宁弯着眼睫,温声的对他说“好呵”。可是很快的,所有的一切都不见了,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个人,被无边无际的孤独湮没。
  醒来看到与薛蒙吵吵闹闹,又和师昧坐在一起的那人,才放下心来,然后为自己的私心感到作呕。
  可即使如此,也觉得欢喜,庆幸这个人还在这里,庆幸他们之间的因果得天地承认,未曾得到任何回应,便不会有任何期待。
  “这样就很好了。”楚晚宁从容平静的道:“看到他的时候,心里的欢喜不能自已,看不见的时候,也无所谓,只要在同一方天地,总会见到。”
  所以,哪怕不喜欢他,也没关系,谁教他向来就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存在,他是他的师尊,只这一点牵连,就已经心满意足。
  楚暮焰目光落在楚师身上,再也没有动过。
  他曾经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两个截然相反的人会相互吸引,但后来有些懂了,他们,都是很温柔的人。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37 1231*0.03=37

总评分: 金币 + 37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2-3 11:37:0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该上路的时候,楚晚宁凝灵作花,给二人添了一道保障,又留下了足够的银钱和传讯花火,薛蒙怕小师弟不高兴,还跟后厨说了声给他做了一把芝麻花生酥糖,惹得墨燃笑他果然还是个孩子,然后在楚暮焰分给师尊后渐渐消音。
  最后一人咬着一片酥糖,除了还在生病的师昧以外谁也没有幸免,墨燃嗅着全身的芝麻花生味,确信自己看到某个小鬼朝他做鬼脸了,而背景音是薛蒙的蛤蛤蛤。
  师昧一直在房里休息,搬过来的楚暮焰便也安安稳稳的待在房里,他的小包裹里有路上打发时间的杂书,还有一些练手的工具,一抬头就能看到师兄秀美的侧脸,眼眸微闭,但楚暮焰知道他没有睡着。
  他拿出一节兽骨,已经有了些模糊的雏形,像是什么猛兽的样子,用一片柳叶大的小刀镂刻雕琢,然后换小锉刀打磨,空气中静谧极了,只有刀锋落在骨头上窸窸窣窣的声响,游鱼般几下勾勒出了凶戾的表象,尖锐的獠牙,还有额上三道纹路,作为点睛之笔的一双眼刻意的有些圆,顿时冲淡了几分剽悍肃杀的感觉。
  楚暮焰不禁乐了,一抖直接划在了食指上,血液瞬间涌了出来,顺着指尖流进骨雕。他嘶了一声,把手指放进嘴里,像吃糖一样舔舐吸允,然后停下了手里的雕刻。
  此时天色渐暗,师昧从床上起身,点上蜡烛后又坐了回去,连个眼神也没有分给楚暮焰,仿佛房间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楚暮焰也不以为意,刻完最后一刀,把地上的碎骨头渣子清扫干净,丢了满地的东西一一捡起来放回到包裹里,有些滚到了桌子底下或者墙角也不打紧,每捡起一样都会让他有种寻找宝藏的感觉。
  全部收拾完以后,楚暮焰把小包裹往另一张床上一丢,摇着小短腿坐在床边:“明净师兄呵,若是有大船将倾,众人皆哭,你说,该不该救呢?”
  他的怀里抱着雕刻好的兽性甲括,像是小女孩儿们喜欢抱着布娃娃,那甲括似狼似狗,细看之下,脖颈关节处还有可以活动的销钉结构,小小的下巴抵在凶恶的兽头,原本的天真神色瞧着也不剩下几分。
  师昧闻言,一双眼睛对上了他的,良久,就在楚暮焰以为他不会开口了,忽地嗤笑一声,脸上是在师尊他们面前绝对不会出现的神情。
  “与我何干。”像是被驯化过的猛兽,看似乖觉,但只要闻到一丝血腥味,就会露出狰狞的凶相:“小师弟,你问我这些,是什么意思?”
  “只是想知道罢了。”楚暮焰依旧是笑,好像在他眼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十分的美好:“想知道……明净师兄看到的,和我看到的有什么不同。”
  “未尝不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他道:“这样的回答,你满意么?”
  “原来是这样。”楚暮焰恍然:“疏疏网腹空作帐,路遇守宫戏草间。飞过的小虫怎么会管蜥蜴口中的蜘蛛,明净师兄是这个意思吧。”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8 928*0.03=28

总评分: 金币 + 28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2-6 21:50:2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趣的说法。”他自嘲:“那些曾落进蛛网的小虫儿,有的好像寄于枝头的花朵,轻而易举的被攀折碾压,可他们做错了什么,归根到底,太弱了。”
  “也有的,无比渴望活下去,小师弟,现在该我来问问你,如果是你的话,会怎么做?”
  “是认命的随波逐流,还是拼了命虫死网破。”
  会怎样,楚暮焰也不知道:“每个人的方式不同,前路亦不可鉴,我不认为自己的选择会和明净师兄相同,也不认为我的选择就一定是对的,但不论做什么,我都无愧于心,这是我的道路,明净师兄,你呢?你觉得自己走对了么?”
  “如果不试试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师昧走到他面前,修长的手指在小娃娃的脸上一遍遍的拂过,最后来到细弱的脖颈上:“我等得太久了,战战兢兢摇摇欲坠,曾经整夜整夜的不敢合眼,生怕第二天再也醒不过来,在这个肮脏可怖弱肉强食的世界上,想留留不住想走走不了想死不敢死想活又不能活……小师弟,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办?”
  “明净师兄,杀了我的话,师尊不会放过你的。”一双褐瞳直直的望过去,楚暮焰丝毫没有惧怕的样子,哪怕脖子上的手指收拢,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怎么可能。”这时候师昧的眼神几乎有些爱怜了,他低下头与楚暮焰对视:“那天,是你吧,小师弟。”
  说是有天贪狼长老的某个弟子私下里说禄存长老是娘娘腔,还说了许多坏话,禄存长老的弟子想要报复,但搞不清具体是哪个,就一起算账,结果贪狼长老所有的弟子都遭了殃。
  而师昧就是被波及的那一个,加了麻椒的粉面子兜头一泼,呛得人直打喷嚏,他只能死死闭着眼睛,跌跌撞撞的跑出去,然后不知踩到了什么,摔倒在地上。
  他的身上都是白粉,不敢拿衣袖擦眼睛,只想等着不舒服的感觉过去,这时候不知道是谁走了过来,在他手中放了一块手帕,而后就离开了。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暴露,等了半个多月,师尊的天问把罪魁祸首一个个都抽完了也没有后续。
  “你果然看到了。”师昧了然的拿出那块手帕,普通的丝麻,没有任何绣纹之类的痕迹,但是折痕整齐:“小师弟,你和师尊真的很像,一样的正义凛然,一样的坚守善恶,保护弱小,觉得这个世上邪不胜正,可是这世上的伪君子比真小人要多得多,从骨子里烂透了,你们到底,谁也救不了。”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3 759*0.03=23

总评分: 金币 + 23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2-15 00:45:1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不如我们来做个约定吧,小师弟,你不说出我的秘密,我也会为你守口如瓶。”他松开手,指尖在兽性甲括的下巴上轻轻勾了一下:“怎么样,傀儡师。”
  楚暮焰揉了揉脖颈:“我不觉得制作机括应该是秘密,我是偃师,不是傀儡师。”
  “世人多愚昧,哪怕你这么说也不会有人相信,以血为引操纵傀儡,竟有些像是禁术中的珍珑棋局,若是他人知晓了怕是会引起动荡,就连师尊,也落不了什么好。”
  因为这就是从珍珑棋局中领悟的。
  楚暮焰死鱼眼,他那个曰常精分不靠谱的墨师曾教过他许多东西,叭叭叭就完了能学多少纯看他的天分,其中之一就是珍珑棋局。
  楚暮焰把内里的核心转化,揉合自己的机括之术,在楚师的帮助下创造出一种新的术法,只要融进他的血液,所有的机括都能容纳他的分神,成为他的眼睛,他的手脚,甚至于他的替身。
  一开始没有练好的时候,还做了许久真木头人,被墨师笑话了好久。
  “而且,你这具身体,也是炼制出来的吧。”
  不声不响的看透了一切,真是比他这个拿剧本的都知道的多哦,楚暮焰在心里呵呵哒:“……如你所愿,既然相互约定我们不妨来打个赌,若我赢了,还请师兄早些收手,若我输了,便不会再妨碍你,如何?”
  “赌注是什么?”
  四目相对,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同一个人的影子。
  “墨燃。”
  “墨燃。”
  以一人的爱恨赌天下的安宁,不得不说这两个人都是疯子,还是疯得相当彻底的那种。
  师昧稳操胜券,因为墨燃体内的八苦长恨花已经长出了新芽,性子也开始变得暴躁多疑,而楚暮焰智珠在握,他绝对不会告诉师昧,某个家伙的欲丝已经被他抽出来了,八苦长恨花的作用最多能发挥一半。
  所谓的傀儡偃师,也是相当高明的控灵者。
  剩下的,就只有墨燃自己。
  因为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真实的,他要有不畏艰险的决心,还要有纯粹的信念坚守本心,否则就会被完全同化堕入魔道。
  谁也不知道结局会是什么。
  但是现在,两个相互知道对方一部分底细的家伙,双双露出了一个极为相似,却又令人战栗的笑容。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1 686*0.03=21

总评分: 金币 + 21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2-15 00:45: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章出来大概就可以解释一部分了,如果是从开头看过来的小可爱估计就会发现,小暮焰的三观……emmm有点问题,是的不仅是有问题他还有点蛇精病,如果不是上一世的晚宁宝贝和二狗使劲儿扳回来估计还会更明显(还是和小暮焰的基础设定有关,嘤不能剧透_),而踏仙君那就是个煽风点火的,能被他放在心里的只有燃晚二人,楚晚宁还要高一筹,第一个原因请翻前文ㄟ(▔,▔)ㄏ第二个原因就是墨师的托付,2.0和0.5成功的把前世的自己坑惨了,也就是说如果燃晚只能活一个,那他保下的绝对不会是墨燃,顺便,别问我为什么不直接把还未成长为大boos的师昧KO,目前还没这个想法,很多剧情需要他推动,也有很多剧情会改变,小暮焰没拿回身体之前只能算个战五渣,现在只是抱着“明净师兄弄坏这个身体也无所谓反正是炼制出来的还会因为杀人被师尊盯住”这样的想法,两个人相互摸底,别看他打赌打得那么痛快,其实心里想的什么……(望天),而且小暮焰得到的剧情相当稀碎,毕竟0.5的性子你们也知道,能叭叭出什么来纯看想到了哪里,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能够整理成册并且按照时间顺序背下来的小暮焰真的很努力了|ω`)】】】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金币
35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26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2-22 16:15:5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好虐啊,哭死了都要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3-1-2 21:36: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千风雪尽,白首夜归人。
  旭映峰的封顶常年朔雪纷飞,几息间便会铺天盖地,但过不了多久,凛冽的寒风一吹,就再也寻不见。
  正是凌月当空,金成池冰不覆雪,宛如珍宝的琉璃,浩浩汤汤,星垂万里。
  湖边一道石堤直通湖心,旁立石碑,碑上霜华凝结,石纹纵横,唯“拟行路难”四个篆书苍遒有力,历经千年而朱拓不改。
  楚晚宁停在堤前,回头道:“金成池求剑,只能依靠自己,你们谁先来?”
  比起他的淡然处之,两个少年人要期待得多,纷纷表示:放着我(先)来!
  “师尊,我先去吧。”薛蒙搓搓手迫不及待道。
  墨燃也十分兴致勃勃,闻言冲他挑了挑眉:“师尊,该是我先吧,别教我们萌萌小公子唤不出神武,哭了鼻子。”
  “墨燃你这家伙说的什么鬼话!”薛蒙顿时炸了,但还是顾及是在师尊面前,扬了扬拳头,又恨恨的收了回去。
  “好了。”楚晚宁拦下两个徒弟,看了薛蒙一眼,思忖片刻:“你的性格有些莽撞,我还是不放心。”
  听了师尊的话,薛蒙才哼了一声安分下来,朝着闷笑的墨燃翻了个白眼。
  浩淼冰湖,墨燃沿着石堤慢慢走到尽头,掌心凝结灵力,顺着冷薄的冰面融入池中,剔透的荡起层层波光,涟漪般一圈圈散开。
  而后,冰层下升起一个巨大的黑影,盘旋回落,渐渐清晰。霎时,冰面碎裂,浪涌滔天,青黑色的蛟龙腾空而起,翻覆的水雾氤氲着弥漫开来。
  结界现,分隔了池影和人间。
  结界里,一人一龙相互遥望。
  墨燃迎着垂落的水丝,仰头看了过去,眼底不时划落几分兴奋和好奇。
  只见那蛟龙口中衔着一柄漆黑的陌刀,没有刀鞘,刀身锋利浑厚,杀伐凌然,仿佛刚刚从上古的战场中取出来,浸染了无数的血腥风雨。而后躬下身,黑刃的陌刀化为凡人的尺寸,落在墨燃眼前。
  “小道长呵。”蛟龙声如雷鸣,颇有几分怀念的调侃:“山腰的梅花开得极好,我小时候曾喜欢得紧,要求很简单,想要神武的话,去替我去折一枝来,可好?”
  墨燃紧绷的脸色微缓,还以为会是什么难以满足的要求,原来,只需如此,他笑:“好,我替你去折来。”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0 668*0.03=20

总评分: 金币 + 20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3-1-10 10:03:5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山间的梅花傲霜斗雪,一半是月光般的白,一半是血色飞舞的红,他伸出手,在低垂的梅树下折了一枝,雪一样的色彩,密密匝匝,只有蕊处一点点的淡粉,俏丽可爱。
  有些像他那个师尊,墨燃想,又为自己的想法轻笑出声,小心把折好的握在手里,他回过头,急急的往回赶,不时踩了枯枝,咯吱咯吱的响。
  梅林里也咯吱咯吱,他想,许是不惧寒冷的小兽,也被这半山满树的繁花迷了眼睛。
  几片碎瓣飘落翻飞,他把折来的梅花送到了蛟龙面前。
  “真好看呵。”蛟龙得了梅花开心得很,小心翼翼的收起来,仿佛一缕之间就能窥见整片梅林景象,他的嘴里却有些不满道:“不过,小道士呵,你瞧这满天风雪,不觉得晃眼么,还非折了白梅过来,是不是有些敷衍了事呀?”
  墨燃的笑容渐渐消失,微微扭曲,默默不语。
  “噗。”总算逗够了小年轻,蛟龙淡金色的眼珠倒映出他的身影,可堪威严的脸上露出一个似乎是笑的表情:“但是老龙心善,算你走运,这把神武是你的了。”
  墨燃收了陌刀,却还是莫名觉得憋气,他看着蛟龙大笑一声沉回池底,结界碎裂,满脸黑线的回到师尊身边。
  薛蒙瞧见他的脸色,笑他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不会是又被神兽难为了吧。墨燃只觉丢脸,便没有回答。
  楚晚宁拍了拍他的肩膀,拂去折梅时落下的雪花,道:“做得很好。”然后又扭过头对薛蒙说:“该你了,快去吧。”
  薛蒙应声,兴冲冲的去了那湖心的地界。
  楚晚宁唤了句墨燃,道是下了山寻些材料为他打一副刀鞘,现在的话只能用灵力裹在锋刃上,莫教伤了人也小心着些别伤了自己,还能顺便修炼。
  墨燃默默听完,低声应了,抱着无鞘的陌刀靠在石碑上。
  湖心中,薛蒙凝结灵力按在冰上,可是冰面一点儿变化也没有,楚晚宁微皱眉,见他有些茫然的回头,又有些委屈的下意识收起手。
  这边楚晚宁宽心的话还没想好,那边忽地狂风骤起,冰面齐齐崩裂,巨大的青鸾闻渊而腾,耀耀啼鸣,清越华美,结界现!
  其口中衔着的玉色神光缓缓落下,化作一把三指宽的长剑,雕饰极尽巧夺天工,仿若凤栖梧桐。
  “煌煌既语,归醒何处,长风凭仗,双影不负。”一声长鸣落尽,青鸾亮了亮嗓子,终于低下头来,看向薛蒙:“小家伙,就是你把我唤醒了么?”
  “啊?哦。”薛蒙有些呆愣的看着它,心下琢磨着,这只神兽,貌似有那么一点儿不靠谱。
  青鸾瞧着倒很是开心,左看看又看看,开口道:“原来又是个男娃娃,我还以为这次会是可爱的小姑娘,嘤嘤,我要看可爱的小姑娘舞剑,不要男孩子,想要神武的话你自己看着办吧。”
  终于,薛蒙心底那不详的直觉应验了。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6 863*0.03=26

总评分: 金币 + 26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3-1-17 17:21:4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想看小姑娘舞剑→这里只有他→想看他舞剑→他≠小姑娘→他需要男扮女装→男扮女装舞剑。
  薛蒙炸毛了,整张脸噌的红起来:“不干不干,我是男的,才不要扮成女孩子,这算什么样子,绝对不可以,直接舞剑不行么?!”
  “不行哦。”青鸾理理羽毛,美丽圣洁的外表下是一颗喜欢小姑娘的猥琐大叔心:“软软香香的小女娃多可爱,看男孩子舞剑?辣眼睛,你到底要不要啊,不要的话我可走了。”
  薛蒙看着那把漂亮的,属于自己的神武散发出的光芒,吞了吞口水,心底的坚持开始动摇:“可……可是我根本没有女孩子的衣服,总不可能现在跑下山去买吧。”
  “我有我有,嘿嘿,快换上舞剑给我看,看完这把神武就是你的了。”青鸾长羽微合,落下的华光流萤缠绕连结,化作一件青碧色的裙装。
  青鸾的审美极佳,一身衣裙前短后长,极尽华美,有道是衣若行水,袖似鲛绡,珠玉为饰,飞羽束腰,若让真正的女孩子看见了怕是会移不开眼睛,可放在薛蒙这里……
  只想把它给生撕了。
  也幸好结界里风雪不透冻不死,也幸好……等等!
  “结界外面能看见里面的人么?!”对上青鸾“你这不废话”的眼神,天之骄子的凤凰儿头一次学着怎么低头:“能不能……别让……他们看见。”
  青鸾叹了口气,把结界全部冰封起来,露出一副“瞧我对你多好”的样子,一眨不眨的看着男娃娃解开斗篷,脱下轻裘甲,颤抖着手给自己披上青衣,束好腰带,又在它的强烈要求下取下发冠,一头青丝墨发披散下来,竟然也有几分凌波仙子的美姿容。
  薛蒙抽出常用的佩剑,旋影劈斩,剑气如虹,配上一身裙装仿佛凤舞九天,辗转腾挪破空长啸。
  一套招式舞毕,薛蒙僵着脸道:“行了吧。”
  “妙极妙极。”青鸾不吝夸赞:“我还从未见过如此霸道凌厉的剑舞,哪怕是个男娃娃我也认了,这把神武归你了,裙子也一并带走吧。”
  “谁要它啊!”薛蒙手忙脚乱的把裙子脱下来,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抱着**来的神武一脸难看。
  青鸾咋舌:“没眼光的臭小子,它也算一件不错的法器,穿上之后攻击的力度和防御时的属性都会增强许多,若不是按照你的身形气息做出来的,我还舍不得给呢。”
  要脸还是要命,这是一个恒久的问题,薛蒙仔细想了想,还是把丢在地上的裙子收了起来:“既然你说这次,那在我之前还有人把你唤醒了么?他的要求是什么?”
  “别提了。”青鸾一脸的郁闷:“那也是个长相极好的男娃娃,说是让他舞剑给我看,像小姑娘那样,他非说这是两个要求,舞了剑就把神武带走了。”
  薛蒙瞬间石化,崩溃的沉浸在“原来这样也行”中,等缓过来的时候青鸾已经离开了。他如丧考妣的缓缓走回去,斗篷下的衣服散乱,发冠也有些歪,整个人像失了魂一般,看到楚晚宁时瞬间哭着扑了上去。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7 904*0.03=27

总评分: 金币 + 27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