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

 找回密码
 注册

【非首发】『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同人』《见谒》作者:狡娈【2023年2月23日更新至第44楼】(同人 古风 儿助攻爹妈)

楼主: 贫道玄辰

[古风武侠] 【非首发】『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同人』《见谒》作者:狡娈【2023年2月23日更新至第44楼】(同人 古风 儿助攻爹妈)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9-26 00:32: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是个剧情无关小剧场:】
  【有关此世的一些口头禅『OOC玩笑版』——
  晚宁:①放肆!(对某人)②你找死(还是对某人)③我没有(被揭穿对他人的好)④随你们(对徒弟们无奈)
  墨燃:①怎么又是我(莫名委屈)②师尊理理我(粘糊狗上线)③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师尊(正反句,别扭中)④能遇到师尊,真是太好了(最后撒糖专用)
  薛蒙:①蛤蛤蛤(墨燃被怼)②蛤蛤蛤蛤(墨燃吃瘪)③蛤蛤蛤蛤蛤(别笑了再笑你就能和墨燃凑一对冤家档了)④你这个狗东西又骗我!!!(……其实你的真爱是墨燃吧)
  师昧:①小师弟你在啊(每次接近晚宁都会发现某人)②怎么又是你(对穿越的某人)③你怎么还在这里(还是对穿越的某人)④阴魂不散的家伙(总是被破坏布局的抓狂)
  楚暮焰:
  对晚宁——师尊有我在;师尊有墨师兄在;师尊让我们来吧;师尊是最好的师尊。
  对墨燃——
  师尊怕苦,你还不快去寻些蜜饯,要你何用;师尊累了,你还不快去床边守着,要你何用;师尊很疼,你还不快去护着师尊,要你何用。
  对薛蒙——
  少说两句吧,薛师兄。
  对师昧——
  盯……(有我在你别想接近师尊)】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10 322*0.03=10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9-28 19:23: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孟婆堂。
  冷冰冰的美人端着漆盘坐在角落里,渐渐的二十尺之内空无一人,这本是他人见惯了的场景,今日却有些不同。
  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楚晚宁的目光在墨燃身上转了一圈,又落在短手短脚的楚暮焰身上:“你怎么在这里。”话一落下戛然而止,眼见的又冷下脸来。
  被训得有些条件反射的墨燃正要出口顶撞,忽然腰间一疼,像是被掐了一下,而后就听未来的小师弟轻快的回道:“多谢玉衡长老关心,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闻言,楚晚宁微蹙的眉心舒展开,恢复了原本的面无表情。
  墨燃这才反应过来,师尊口中的意思是问小暮焰为什么没有在房里休息,真是的,硬邦邦一句话甩过来谁能听懂,再配上这样一张冰块脸,连小孩子都能给吓哭了。
  因着前些日子摘花被罚,墨燃有些不是滋味,若不是小暮焰央他陪着,他才不会过来这里挨冻受气。
  一个沉默一个寡言一个赌气,周围的空气骤然冷清下来,楚暮焰仔细回想,原来墨师曾说他和楚师曾经的关系不好是真的,而能够缓和二者之间气氛的自然只剩下他。
  怀揣着使命,楚暮焰很快有了新的发现。
  楚晚宁素来口味清淡,盛来的食物里多是爽脆清甜的素食,楚暮焰紧跟步伐,漆盘里也是一溜儿青青白白。
  然而今天有一道菜是白辣椒炒的菘菜,看起来清爽吃着却很是刺激,楚暮焰夹了两片放进嘴里,顿了顿,抬起脑袋往楚师那里瞧,就知道他也中标了,吐了吐舌头:“好辣呀。”
  看他这样,楚晚宁把自己没碰过的甜汤推过去:“喝一点就好了。”旁边还放着两个空了的小碗,明显是已经体验过那股子辣味,而小孩子的舌头更不耐刺激,辣得鼻尖都有些发红了。
  楚暮焰接过来灌了两口,似是不经意的道:“墨师兄不是说玉衡长老也不能吃辣么,我瞧师兄刚才拿了两碟杏仁豆腐,不如我们换一下吧。”
  墨燃一向无辣不欢,杏仁豆腐是给谁的不说也能猜得出来,只是这番心思被戳透又有些尴尬,耳朵尖都晕开点薄红,强作镇定的把杏仁豆腐分给师尊和坏心眼的小师弟,又把他们的辣椒菜端过来:“不能吃辣就别吃了,小心坏了肚子。”
  润白如玉的豆乳上点缀了细碎的花瓣,伴着封酿的桂花蜜正是绝好的滋补甜品,楚晚宁挑了挑眉,心底有些不知所措慢慢升腾。
  楚暮焰没那么多想法,墨师(哪怕不是自愿)给的就赶紧吃呗,不一会儿就下去了小半碟,一边吃一边催促:“玉衡长老快吃呵,甜甜的很好吃的。”
  楚晚宁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太过风声鹤唳,小心的盛起一勺,细嫩的口感入口即化,是他会喜欢的菜品,身上清冷之意仿佛也变得柔和了,连带着楚暮焰也更加顺眼。
  毕竟作为浓油赤酱的辣党中唯二的甜党,比起那些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还是一起吃些甜的要开心得多。
  一顿饭吃下来,楚暮焰给自己在楚师面前刷了一层存在感,又给墨师刷了些好感,分开的时候甚至敢扯着楚晚宁的袖子约好下次坐在一起吃饭,墨燃顿时对这小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随你吧。”
  虽然只得了三个字回答,却也是个不小的进步,至少他那师尊全程都没有再冷过脸。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31 1043*0.03=31

总评分: 金币 + 31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0-2 01:17: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三月的春风吹来了凉雨,檐前的落雨像断了线的珠子,待雨停风止,楚晚宁才恍然惊觉,虽有阵法相隔,楼里底层的藏书却还是受了潮,需得仔细晾晒,有些模糊的还要重新抄录才是。
  楚晚宁自己没有时间,三个弟子又要各自修炼,普通弟子一听红莲水榭,纷纷表示敬谢不敏,于是便耽搁了下来。
  谁知没过几天,就有一个小家伙送上门来毛遂自荐。
  楚暮焰虽然壳子小,内里却真真正正的被楚墨两位宗师教导了许多年,一手笔迹虽然还有些碍于年龄的弱气,但提笔点墨间已然风骨隐现,而且这些书也有许多是楚师为他启蒙所用,抄写间不见烦郁,甚至于能和曾经学过的相互印证,很有几分自得其乐。
  楚晚宁瞧过几次,便随他去了,心下暗忖着,也许可以再收一个弟子。
  这天楚暮焰抄写到一半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敲门声,他回过头,师昧站在门口,青色的单衣衬着微光,说不出的秀雅动人。
  “真厉害呵,我在楚师弟这么大的时候可做不到如此。”他的声音轻柔,像是天生带着三分笑意。
  楚暮焰眼睫微颤,另一位墨师曾经说过的话,不停唤醒他心底的戒备:“师……师兄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他的称呼,师昧不觉失笑,拿起放在一旁的扫帚:“我来打扫这里,还有呵,楚师弟可以直接唤我师兄或者明净师兄。”
  楚暮焰张开嘴,又醒悟地急忙合上,懊恼的觉得自己刚才的表情一定傻透了。
  “好的,明净师兄。”
  听到忽然传来的笑声,楚暮焰涨红了脸,发誓总有一天要把这个家伙惺惺作态的面皮撕下来。
  幸而他很快就停下了,把丢在一旁的书收起来,又洗净笔盏里的狼毫,等到楚暮焰反应过来,眼前的矮榻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
  “我还没写完……”
  “楚师弟无需那么着急,师尊不会介意的。”他的言辞温软,却不容拒绝。“师尊叫我过来打扫,便是提醒楚师弟可以休息了,明日再写也来得及。”
  楚暮焰看着空无一物的矮榻,有些恍神,这样罔顾他人意愿的的性格,实在是……太讨厌了。
  他想。
  然而却也不是没有可能,他去向楚师道别的时候楚师显见是知晓的,朝着他摆了摆手作罢,楚暮焰行了个礼,转身沿着水榭流廊向外面走去。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2 720*0.03=22

总评分: 金币 + 22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0-5 12:42: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白昼将息,夜幕将染,混杂了火烧云的逢魔时刻艳得灼人,倒映着池中血色的芙蓉仿佛接天莲叶,浩浩汤汤。
  路过菡池的时候,楚暮焰从垂落的花叶中捏出一片颓靡景,含在微启的唇间,染了丹蔻一般,飞起的水瀑溅落在他的脸上,宛若泪珠。
  “楚师弟这是……”师昧打扫完藏书楼,出来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在不远处,拢了一层薄薄的灵力,像是在修炼,可是在师尊门前,未免有些……不太合适。
  楚暮焰摇摇头:“没什么。”想起刚才灵力运行时落在身上的守护阵,柔下了眼神:“只是觉得,玉衡长老很好。”
  师昧微微一哂,又和他继续往走。
  “明净师兄,你说人生一世,必定想要做些什么或者得到些什么,而这其中并非一帆风顺,甚至只是蹉跎了岁月,此时应当如何?”楚暮焰有些疑问,又或许是自问,带着些不通年岁的过尽千帆。
  师昧垂下眸子也看不清他的神情,孩童的音色清脆,宛如晶莹的水珠敲击在石壁上,波光粼粼叮咚作响,惊起了阵阵涟漪。
  “明了了所有的付出都是一场空茫,狂怒不已,咒骂不停,又不顾一切的补旧,哪怕良知与灵魂都要填补进去,不止是自己的,还有他人的,好的不好的,友善的不友善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部都,一一送上,真是……”
  太可笑了。
  说完这番话,楚暮焰也觉得自己十分可笑,简直可笑极了,忍了那么久,为什么就忍不住了呢?深深吸口气,是因为想要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吧?
  为这个从未见过,却听闻于他人口中的,不可言说的存在。
  听到这儿,师昧淡淡的笑起来:“楚师弟是想问什么呢?我们从来都不是自愿降生在这个世界,却必须不顾一切的活下去,守着自己的信念,不论软弱、矛盾,又或者变化无常,如果不这样,动荡的魂灵该如何继续走下去,怎样的依存才不会迷失本心,我们能够祈求的,从来不是他人,唯有自己。”
  楚暮焰想问“你是否已经找到了”,但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因为答案已经不言自喻。
  夜深人静之处,楚暮焰却仿佛还能听见那人的声音,他坐起来,找出白日寻到的木片与小刀,借着朦胧婉约的月光削刻。
  以往只要这样就能平静下来,这次却失去了作用。
  完全没有办法冷静。
  雕琢了一半的部件随手丢在一旁,他有些茫然的倒回床上,各种琐碎的思绪翻涌而来,乍然惊醒,又不觉间卷入更深的地底。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3 773*0.03=23

总评分: 金币 + 23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0-9 13:38:3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又过了几日,楚暮焰认识了更多的弟子,对楚师的地位和威名有了更深的体会,众人一听他要拜在玉衡长老门下,无一不为他的勇气惊叹,用餐时侧过来的眼神也多了起来。
  在墨燃他们看来,楚暮焰仿佛有种特别的天赋,总是能从师尊刺耳的话中提炼出真正的本意,却并不聒噪,是个十分贴心的好孩子,而且只要有他在,师尊的冷脸就怎么也维持不下去了,于是原本两个甜党的位置,又慢慢多了他们几个辣党,渐渐凑齐了玉衡一脉。
  “小暮焰,你瞧啊,总是和我们在一起,什么时候拜个师父,也算是我们名正言顺的小师弟。”薛蒙总是跳脱得很,吃饭也不安生,此话一出,周围几人吃饭的动作都有些放慢。
  楚晚宁夹起一块云片糕细细咀嚼,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
  楚暮焰咽下墨师拨给他的辣子鸡丁,又咬了口楚师给他解辣的糯米糖藕,含混回道:“很快就好了,待我把送给玉衡长老的拜师礼弄好就……”
  “不必如此。”
  “还有拜师礼?”
  楚晚宁和墨燃相顾一眼,又不约而同的移开视线。
  “我记得我们当初拜师似乎并没有什么拜师礼。”师昧回想道,或者说,整个死生之巅也没有这个规矩。
  “无须多礼,我不需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楚晚宁用餐完毕,拿出海棠手帕擦了擦嘴角,转头看向刚到他腰高的小家伙。
  若是其他人听闻楚师这么说,一定觉得玉衡长老是在嫌弃他们,哪怕有那么一点亲近也被扑灭了,楚暮焰却从他的话中听到了些许催促之意。
  ——“做什么礼物,浪费时间,赶紧给我过来拜师。”
  这样。
  简直有些……太过可爱了。
  “只差一点点了,不日便可完成,师……尊,不用着急。”
  带着婴儿肥的小娃娃咬着小米牙软芙芙的喊师尊,楚晚宁愣了愣,腾的站起来,虽然离开的动作还是那么风华流觞,却莫名有了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师尊这是……”
  “一看就是生气了呗,我就没见过这么小心眼的。”墨燃咬着块排骨狠狠磨牙,然后就被抽了后脑勺。
  “薛孔雀你干什么!”
  薛蒙眼见他气人的态度,语气也不甚美好:“让你瞎说。”
  楚暮焰一脸的无语,为墨师的迟钝没救了,连他都知道对付楚师要顺着来哄着说,偏偏他就要杠上去:“墨师兄,玉衡长老的意思明显是让我尽快拜师,还有,刚才我看他,好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什么?!”
  墨燃被排骨噎了一下,薛蒙的一口汤差点喷出来,师昧也是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
  不好意思?这个词套在他们那个玉面冷颜的师尊身上……简直太可怕了。
  楚暮焰慢悠悠的把盘里的食物吃完,琢磨着前些日子抄写的书上有许多可用的阵法知识,给师尊的锁灵骨可以再精细一些。
  楚师果然还是那个温柔细致的楚师,墨师却还是需要好生调教才是,能够成为他们的弟子,着实是他几世修来的福分。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7 912*0.03=27

总评分: 金币 + 27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0-18 00:34:2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晃眼半旬已过,楚暮焰也不再是他人的谈资,比起某个小师弟投入玉衡长老的“红莲地狱”自寻死路,他们还是更愿意谈论山下又出了什么新的话本,无常镇的庙会吃食不错云云。
  这几日里风平浪静,墨燃没有再闯祸,薛蒙也没有翘尾巴,玉衡一脉的日常还是孟婆堂里坐在一起用餐,反而是楚暮焰变得有些奇怪,虽说见了也会打招呼,但总觉得,小家伙走路时有些发飘……
  “做好了?!”
  楚暮焰凑在楚晚宁的身侧,眼底是纯粹的欢喜与雀跃,听到他的疑问,重重点头。
  “嗯呐,拜师礼已经完成了!”说着又有些不好意思,颊上飞了一抹红:“还请玉衡长老能够收我为徒。”双膝跪下双手伏地,额头压在手背上,结结实实行了个大礼。
  楚晚宁早就有这个想法,伸手把小弟子捞起来,状似亲昵的拍了拍他的衣服:“既然如此,你便是我玉衡座下第四弟子。”动作有些生疏,却也极为温柔。
  “徒儿多谢师尊。”楚暮焰垂眸,隐去了眸底的情绪,他的楚师,他至真至善的楚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师尊,谁都比不过的好师尊。
  前世他身子弱,被捡回去之后发起了高烧,是墨师操动灵力慢慢的为他洗尽尘垢,是楚师守了他两天一夜,声声哄着那时候还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一声又一声,抹平了他所有的惊惧与不安。
  楚暮焰醒来后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楚晚宁,哪怕两位师尊都待他极好,楚暮焰却还是对楚师更亲近一些。
  所以,在墨师准备好一切与楚师共赴黄泉后,楚暮焰宁愿拼了命的来到这个世界,也不想一个人待在没有楚师与墨师的地方。
  这个世界太大,大到怎么走也走不完,而楚暮焰的心很小,能装下的只有最亲近的两个人。
  “既然礼成,师尊便随我去看看礼物吧。”说罢,楚暮焰拉着楚晚宁,小小的手掌握住冰玉似的指节,牵着他往自己住的地方去。
  楚暮焰的住处离红莲水榭很近,是楚晚宁随手挑的,周边的弟子一个个生怕被玉衡长老的煞气波及,零零散散住的倒也不多。
  院子外有一株被雷劈过的海棠树,枯木中又生出新芽,贴着院墙长到屋檐,有两枝伸得特别长,爬进了院子里,将将开放的状如妃染,开败了的艳如胭霞,楚暮焰很有玩心的在墙角放了一个小小的、莲花样式的瓷盆,盛满清水,捉两尾鱼进去,一尾大一些,玉壁无暇的白,一尾稍小,夜尽青天的黑,眼睛上还有两个小白点。风吹过,花瓣打着旋儿落下来,落在瓷盆里,很有几分雅趣。
  楚暮焰让师尊稍等片刻,自己跑进房里把丢了满地的工具和碎木踢到一边,从床铺下取出一个木匣子,又急急的回到楚师身边,矜持又期待的看着他。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6 873*0.03=26

总评分: 金币 + 26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0-20 10:05:5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匣子里是一片护甲的木胚,每一个部件都极为下工的摩挲雕琢,对于楚宗师来说大抵算不上什么,但这种心思想法却十分值得赞赏,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护甲的三个大阵法连着锁扣处七个小阵法,防护阵搭配回灵阵,层层相叠,又互为牵制,只要稍作改进就能发挥出巨大的功效。
  陷入挑剔状态的楚宗师暗自琢磨,就听新收的小弟子开口:“都是徒儿从书上看到的,比不得师尊,大概也只能算是小孩子的玩意,可是暮焰也想保护师尊,师尊且等等我,暮焰会变得很厉害,非常厉害,到时候就能和师尊一起斩妖除魔了。”
  楚晚宁眉目微动,眼睛里好像有什么明亮的东西,仿佛冰封的湖底乍然碎裂,折射出夺目而耀眼的光芒。
  “……好,我等着你。”
  楚暮焰拜师只算是死生之巅的一个小插曲,薛蒙那里却是炸了锅,直言小暮焰不够仗义,他都想好该怎么操办一场盛大的拜师宴,没想到小暮焰一个人暗搓搓的就把事情给办了,实在见外,哪怕让他们这些师兄围……见证一下也行啊。
  只怕是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又把师尊给惹恼,楚暮焰现在对他们有了更深的了解,自不会再上当。
  “小师弟,若我又被师尊捉住惩罚,可就靠你保命了。”墨燃嬉笑着弹了弹他的脑门,脸上浮现出恶作剧成功的表情。
  楚暮焰嘶了一声,摸摸额头:“墨师兄若是安分守己,师尊必然不会无故惩罚。”
  “谁知道呢,你瞧他那个样子,好像我欠了他多少钱一样,成天看我不顺眼,逮住机会就骂人,一生气就动手,简直跟个活阎王一样。”
  一席话仿佛把师尊贬低到了尘埃。
  楚暮焰按下差点就要炸的薛蒙,说道:“我倒觉得,师尊是最好的师尊,墨师兄以后还请慎言。”
  不等反驳,他又开口:“伤人之语不可对重要之人脱口而出,会刺伤他们的灵魂,亲密之语不可对萍水之人轻易说出,会扰乱他人的心绪。我们常常能够记住的,不是敌人的伤害,而是亲友的背影,最难以忘记的,不是他人的蜚语,而是亲友的恶言。”
  仿佛说教般的话从这个小家伙的嘴里说出来好像有一种特别的力量,墨燃看着他深褐的眼睛,看到里面装了一个澄澈而透明的灵魂,沉静安然的注视着这个尘世。
  “唯一能让我们鲜血淋漓的只有来自内部的背刺与中伤,还请墨师兄以后能够在师尊面前谨言慎行,这样,对师尊,对墨师兄,都好。”
  墨燃的笑意顿时有些勉强:“小师弟真是,刚拜师就变成了师尊的小尾巴呵……我知道了。”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5 817*0.03=25

总评分: 金币 + 25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0-24 16:35:5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从“锁灵骨”的甲片上见识到小弟子的天赋,楚晚宁便专心教导他机括之术,闲暇时才由着他自行修炼,原以为小家伙年纪小坐不住,不想竟是错看了他,比之某些成年了的弟子还要有自制力得多,更是让他见猎心喜。
  逐渐亲密之后,楚晚宁也曾打探过他的过去,前世不可言,楚暮焰便把墨师曾经查到的一些有关他的事拆了拆讲给楚师听。
  “曾是从医世家的庶子,家里似乎得罪了什么人……嗯?那时候太小了不清楚,被送去做了药人,后来没用了,被卖到了这边,跌跌撞撞逃了出来,就一直流浪。”
  楚晚宁以为自己戳到了他的伤心事,又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微启的唇在小徒弟忽展的笑容中渐渐合起。
  “也并没有那么难过呵,虽然像漂萍一样四处流离,但其实并没有太多不堪的记忆,也曾经遇到过很多好心善良的人,怎么说呢,只是活下来就倾尽了全力,没办法再负担一个累赘吧,而且我也没有想要停下来,就这么走啊走的,遇到了师尊。”
  从医世家的庶子是假的,做药人的原因也是假的,前世的他,原本就是为了让嫡亲哥哥活下来才会出生,搜刮完所有的利用价值后被随意的丢出门,饿极了的流民把他裹走当作储备粮,然后就是一场大雪,快要冻死的他遇见了楚师和墨师。
  这样的故事说出来实在叫人恶寒,仿佛故意讨人可怜似的,或者说,正因为这样的经历,他才格外的珍惜每一丝分给他的善意。
  如果说曾经给过他一口水喝的老嬷嬷是一块糕点,那给了他一个家的楚师和墨师就是大大的甜饼,比加了蜜糖还要甜得多。
  墨师曾放言道,他们是一样的,楚暮焰觉得这句话很对,同样捧着空空荡荡的世界,在同一个人身上找到了救赎。然而他比墨师幸运,他从一开始就找到了这个人,而墨师用了两世,才把不染纤尘的凌虚仙君握在手心。
  “师尊……觉得墨师兄怎么样?”楚暮焰托着下巴看楚师打磨甲锐,师徒两个都不怎么讲究,用过的器具随意的放在手边,渐渐的乱七八糟摆了一堆,楚晚宁闻言有些心思不宁,摸在了刻刀的刀刃上,霎时,珊瑚粒般的血珠子滴滴答答落下来。
  “啊呀。”楚暮焰懊恼的捉住师尊流血的手指,掏出师尊给他包糖果子的手帕裹住伤口,而楚晚宁也定定的任他动作。“对不起师尊,我不该说话的。”
  楚晚宁看他忙乱,微微叹了口气:“无事,去把藏书楼的《上古宫十二阵》找来,仔细看完后抄写十遍。”
  像是惩罚般的定论,轻描淡写的转移了话题。
  “是师尊。”楚暮焰有些丧气,师尊受了伤,原本推向于实际操作的内容自然要改作理论,《上古宫十二阵》是一本容错率很低的阵法,只要一笔出错,整个阵法都会报废,只是抄十遍算什么,一百遍都嫌少。
  这是……被吓到了?楚晚宁见他有些低落,对比墨燃,又对比了薛蒙和师昧,暗暗回想是不是自己待他太凶了,毕竟四个弟子里能有这么个亲近自己的也不容易,便又干巴巴道:“你很好,比我想象中做得更好。”
  楚暮焰低下头,没想到期盼的夸赞会在这时候降临,而他也是第一次明了,原来称赞也会让人如此难过。
  总是这样,明明做错的不是师尊,还因为自己受了伤,明明师尊什么都没做,甚至从来都是对的,却还是仿佛做错了什么。于是他人便心安理得的怨他冷酷,不近人情,可是,楚师没错,他不该为其他人的错处而满含亏欠。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34 1118*0.03=34

总评分: 金币 + 34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0-25 12:26: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师尊没错。”楚暮焰小心的和他挨在一起,把头靠在楚师的膝上:“是暮焰做错了,师尊不必觉得抱歉,徒儿是师尊的徒儿,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孩儿做错了什么,师尊如何管教都是应该的。”
  唯有楚师兄另当别论。
  险险的闭上嘴,楚暮焰又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让你多嘴,让你嘴欠,让你说什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不是把楚师和墨师隔开辈分了么,好不容易让二人的关系有所缓和,他就不该瞎添什么乱子。
  楚晚宁好像并没有注意他的停顿,忽地弯了眼睫,仿佛终年不化的冰壳碎裂,露出下面泛着暖意的春水缓缓流淌,澄澈的静谧温柔。
  惊艳了清风白露,春日暖阳。
  让楚暮焰心甘情愿的溺了进去,不愿醒来。他的楚师呵,非常好看,像是梦中的笔墨细细描绘,衬着一缕犹尽的海棠花蕊,揽尽了世间风华。
  却那么孤独,又冷漠,好像从来没快乐过,可是笑起来的样子,又像是繁茂的海棠初绽,璀璨至极。
  此生不能忘。
  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得到过,所以,楚暮焰得把一切都给他,温柔至善的楚师,本来就是最好的,合该得到最好的。
  想要的都给他,想做的都由他,就像墨师曾说过的那样,倾尽一切,护他一世安宁喜乐。
  风过微熹,吹来几丝睡意,教人懒洋洋的,只想埋在从簇层叠的海棠花中一睡不起,做一回长长的旧梦。
  梦里有他的墨师,有他的楚师,一会儿是墨宗师教导他如何修炼,一会儿是踏仙君拎着他练刀,楚师戴着甲套,褪去了曾经的孤冷,内里的清冽干净就这么显露出来,拂去了尘埃的珍宝一般,捻着新作的机关,温柔惬意的问他:“学会了么”。
  海棠树的果子熟了,墨师带着他爬上了树,红红的果实躺在手心里十分可爱,一串串摘下来,塞一个到嘴里,酸涩的甜。
  墨师倒挂在树上,捉了虫子放到他眼前,忽然受到惊吓的他脚下一滑,被急忙赶过来的楚师接在怀里。
  楚师一阵后怕的为他检查,然后把不听话的师徒两个骂得狗血喷头。
  还不快去哄哄晚宁←_←墨师递给他一个眼神。
  那是你媳妇→_→楚暮焰不甘示弱,挑眉看了过去。
  那也是你师尊←_←墨师瞪起了眼睛。
  你行你上反正我不敢→_→楚暮焰自觉认怂。
  眼见着楚师正气在头上,师徒俩都不敢凑上去触霉头,墨师缩缩脖子,和他站在墙角安静如鸡。
  梦到了那些美好的或者有趣的东西,楚暮焰不觉哼笑出声,甜蜜蜜的,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见他熟睡,楚晚宁正了正姿势,也阖起了眉目,凝神小憩。
  天色正好,暂且饶了这半日春光。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5 830*0.03=25

总评分: 金币 + 25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68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6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 点
帖子
4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2-10-28 23:43:3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海棠落尽的时候,楚暮焰随手丢进盆里的两枚子也撑起了弧圆的叶,两尾鱼轻飘飘的绕着绿枝摆尾游动,不时化成一个太极的图案,然后又扭着身子分开来,荡起细细的涟漪。
  楚晚宁带着墨燃和师昧下山后,薛蒙就格外喜欢来楚暮焰的院子里,虽说这个小师弟言语不多,但总是认真的听他说话,哪怕只是伴着和光清影与草间虫鸣对坐无言,都仿佛十分的惬意。
  是无论何时都不会有的安宁,去了人间的声音,只余天地间的浅唱低吟,偶然路过的风,把思绪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薛蒙喜欢热闹,自然会有人为他送上来热闹,有的嬉笑,有的讨好,有的无动于衷,有的自命清高,可惜他并不会认为这很有趣,只觉得吵闹,便逃也似的来了小师弟这里,捧着没几片叶子的茶水啜饮。
  “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呵,小师弟。”薛蒙下意识的絮絮叨叨,愣了一下,又把杯盏抬到嘴边,装作什么都没说过的样子,换来小师弟一个了然的眼神。
  ——不过讨厌孤独的一个人罢了。
  楚暮焰一语定论。
  而且并非薛师兄,他亦如此,或者说,每个人都是这样,有的讨厌多一些,有的讨厌少一些。
  如今尚且年少的薛尊主,懂不得什么叫“少时同过日,皆散似浮云”,楚暮焰不免希望他懂的那天能迟些到来,甚至巴不得他永远不会懂,永远这么欢快下去。
  但……死生之巅的少主,不可能永远长不大。
  他会褪去少时的浮夸任性,长成高大成熟的青年,除了在两位师尊面前,再也没有了曾经的冲动傲气,沉稳果断的撑起整个宗门。
  直到再也不会有人记得,鲜衣怒马少年时,有个跳脱的少年时常粘着师尊转来转去,时常和不对盘的师兄弟吵吵闹闹,时常带给他人许多欢笑与动容。
  薛蒙的口中染上了清茶的涩然,他说:“小师弟,有些事看得太过清楚了,可是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楚暮焰哪里都好,只偏偏那双眼睛通透过甚,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小师弟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这样的情状分明不容于世,也委实太过可怕。
  但此时的薛蒙还没有这样的觉悟,他只觉得心头怪异,好像光着身子被看了个遍,教人有些不好意思。
  直白的表情又让楚暮焰轻笑出声。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白河_寒秋 + 22 730*0.03=22

总评分: 金币 + 22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